分類
朝鹿之聲

超人類主義

“超人類主義”(Transhumanism)用來解釋牠的新興科學領域,包括遺傳學,機器人技術,人工智能,納米技術和合成生物學,將如何從根本上重新設計我們的思想,我們的記憶,我們的生理學,我們的後代,我們的外表, 甚至就像喬爾·加洛(Joel Garreau)在其最暢銷的書《激進的進化》(Radical Evolution)中所宣稱的那樣,滲透進入我們靈魂的每一個層面。

一個現在思想還不算太晚,甚至正是時候的課題。

你願意被改造的更好嗎?

如果有一天有人給你一個提案,可以把你改造成像曼威電影中的美國隊長,鋼鐵人那樣的合成超級人類,可以把這個世界變得更好,你可以成為這樣或是更棒的英雄式人類,來完成神的旨意,你會怎樣選擇呢?


甚至真的遞給你兩個藥丸,讓你選擇吞一個,之後你的眼睛將會打開,看見這個世界的真相,從而為人類的環境,生態,健康和未來帶來解決方案,你會怎樣選擇呢?這難道不是神藉此來醫治,更新,晉級和恢復我們人類和地球的好機會嗎?


會有很多基督教徒響應這個超人類的提案,很多人正在如此行,藉此來完成他們認為的神的旨意,而且他們會說我領受了神的異象和神蹟,祂對我這樣說了,所以這是對的。他們按照自己的私慾和邪靈的誘惑來解釋聖經,走在自以為是的毀滅道路上。

牠因賜給牠權柄在獸面前能行奇事,就迷惑住在地上的人,說:要給那受刀傷還活著的獸作個像。又有權柄賜給牠,叫獸像有生氣,並且能說話,又叫所有不拜獸像的人都被殺害。

啟示錄 13:14-15


很快,敵基督的高科技會做出起死回生的神蹟,讓人都要渴慕,不再有疾病的痛苦,不再有死亡,只要向你的身體細胞裡打一個牠的東西,或是被牠稍微改造一下,就大功告成。

有一些戴基督徒帽子的人,正在朝這個方向大踏步邁進,比如小case 一樁的冷凍精子,代孕等高科技來完成上帝的旨意,Nothing wrong?有什麼不對嗎?

熱愛生產和熱愛生命是兩回事。熱愛生產,可以為了生產而不擇手段,熱愛生命一定會敬畏生命的主,按照祂的話語行。


神國的頻率和獸的頻率

末世,很多人會耳朵發癢,聽不得神在聖經中的訓誨,更聽不得人的勸誡和正確講解聖經中的真理。他們生命的頻率正在被獸的世界所影響而改變。就像當年那些聽司提反證道的人,他們聽後,他們瘋狂了,極其惱怒,咬牙切齒,捂著耳朵,大聲喊叫。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你們這硬著頸項、心與耳未受割禮的人,常時抗拒聖靈!你們的祖宗怎樣,你們也怎樣。哪一個先知不是你們祖宗逼迫呢?他們也把預先傳說那義者要來的人殺了;如今你們又把那義者賣了,殺了。

你們受了天使所傳的妥拉,竟不遵守。眾人聽見這話就極其惱怒,向司提反咬牙切齒但司提反被聖靈充滿,定睛望天,看見神的榮耀,又看見耶穌站在神的右邊,就說:我看見天開了,人子站在神的右邊。眾人大聲喊叫,摀著耳朵,齊心擁上前去,把他推到城外,用石頭打他。

使徒行傳 7:51-58

這是之前我不能理解的。為什麼在初看聖經時,我看了司提反的陳述後,會極其喜樂,一拍桌子!哈利路亞!聖經中神的旨意終於前後貫通了!原來不難!

此時此刻,我忽然明白了。因為真理的聲音帶出的頻率,大大攪擾了他們裡面所接收的獸的頻率,他們瘋狂了,裡面帶來極大的波動,他們裡面獸的國受到神國的震動。遺憾的是,他們受到震動後,沒有允許神國來掌權,像當夜賣主的猶大,他們最終選擇獸的旨意,走入黑暗中。


有時候我看見有人在聆聽妥拉訓誨時,他們無法睜開眼睛,皺著眉頭,很痛苦的緊閉雙眼,然後離開。有人則是側耳聆聽,深淵與深淵彼此呼應。是他們不喜歡某個講道的人?是他們不喜歡今天的信息而已?是他們今天狀態不好?是他們今天臨時有事?不要想太多。但是我忽然明白了,神讓我思想司提反殉道的現場,知道有些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們的生命都是一首歌,我們DNA的震動帶來的聲音,可以譜成一隻歌。我們的生命是一個聲音,帶來頻率,這個是無法改寫或是偽裝,它會誠實的發散描述出每一個人生命的真實狀態,並不像我們口中的話語,可以任意選擇。


什麼是超人類主義?

“超人類主義”一詞,用來解釋牠的新興科學領域,包括遺傳學,機器人技術,人工智能,納米技術和合成生物學,將如何從根本上重新設計我們的思想,我們的記憶,我們的生理學,我們的後代,我們的外表, 甚至就像喬爾·加洛(Joel Garreau)在其最暢銷的書《激進的進化》中所宣稱的那樣,滲透進入我們靈魂的每一個層面。

The term “transhumanism” has been given to explain how HER emerging fields of science, including genetics, robotics,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nanotechnology, and synthetic biology, will radically redesign our minds, our memories, our physiology, our offspring, our physical appearance, and even perhaps—as Joel Garreau in his best-selling book, Radical Evolution, claims—our very souls.

Pandemonium的引擎:教堂時代的終結,超人類主義的興起以及撒旦先驅的到來,和對上帝創造的最終攻擊是如何發生的。

Pandemonium’s Engine: How the End of the Church Age, the Rise of Transhumanism, and the Coming of the bermensch (Overman) Herald Satans Imminent and Final Assault on the Creation of God . 』


Image: Illustration by Jonathan Bartlett

這個圖片來自一篇信息:

超人類主義和“更好,更快,更強”的異教思想。為什麼教會應該抵制那些將我們從正常的實體的生命中解放出來的高科技。

Transhumanism and the Cult of ‘Better, Faster, Stronger’/Why the church should resist technologies that aim to liberate us from ordinary, embodied life.

ANDY CROUCH-MARCH15,2019.
https://www.christianitytoday.com/…/transhumanism-image…


我們要知道如何智慧的使用高科技,但是決不能越界,不能去碰觸只有神才能做的事。我們只有回到妥拉訓誨中,行出來,讓自己的生命流淌妥拉DNA,否則我們的下一代不知道如何分辨,他們從父母和家庭之中,無法看到妥拉的榜樣,他們如果只能從這個世界中看到樣板,看到超人類主義的模範,他們就只能進入獸國的頻率。

一個真正的覺醒和在妥拉話語中的興起,作選擇的時刻來到。

不是藍色藥丸,也不是紅色藥丸,不是善惡樹的果子,而是我們與神的妥拉盟約!祂的話語!

我們不用變成超人類,我們只需要在Yeshua 的妥拉話語裡恢復祂造我們的起初美好的樣式,我們在祂和祂的妥拉話語中,我們凡事都能行!

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

腓立比書 3:14

神能照著運行在我們心裡的大力充充足足的成就一切,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

以弗所書 3:10

所以弟兄們,我以神的慈悲勸你們,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是聖潔的,是神所喜悅的;你們如此事奉乃是理所當然的。不要效法這個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叫你們察驗何為神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

羅馬書 12:1-2

默想祂的話語,作正確的決定。妥拉之聲在向你發出真理的頻率,願你接收。




本文圖片Pixabay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