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眾神回歸

【第六課】魔鬼三位一體之三:毀滅者 |敲響末世警鐘,揭開偶像面具!從約拿單康恩的『眾神回歸』得到的啟示。

巴力的靈使美國相信背棄神可以帶來自由。伊斯塔的靈使人確信為了即時性的愉悅和性墮落而丟棄道德會帶來滿足。摩洛的靈應允如果允許牠帶走小孩子,牠可以賜下祝福和無障礙人生。美國和西方文明的異教化如今正在結出血的果子。曾經的基督文明如今正在參與最糟糕的異教行為:殺死自己的孩子!他們的血向天國在哭喊。

 

毀滅者

牠是魔鬼三位一體中最黑暗的一個。直到今日,有關牠到底是誰的爭論仍在繼續。牠的身份屬於黑暗,牠隱藏在死蔭中,但是牠所代表的邪惡卻是赤裸裸的毫無遮掩,可謂厚顏無恥。牠是摩洛。

可憎的!

牠的名字曾幾次出現在聖經中。當所羅門王背棄了神,他開始建造別神的丘壇,祭壇和聖所。其中之一就是屬於摩洛的。

所羅門為摩押可憎的神基抹和亞捫人可憎的神摩洛,在耶路撒冷對面的山上建築邱壇。

列王紀上11:7

有關這個假神的本性和對牠的崇拜是相當令人驚恐的以至於被稱為『可憎的』。在聖經中最早的記載是有關這個帶著邪惡名字魔鬼的警告。

不可使你的兒女經火歸與摩洛,也不可褻瀆你神的名。我是耶和華。

申命記18:21

當公義的王約西亞竭力的將以色列國帶回歸向耶和華神的時候,他知道,他必須先要毀滅摩洛的祭壇。

又污穢欣嫩子谷的陀斐特,不許人在那裡使兒女經火獻給摩洛。

列王紀下23:10

摩洛和一個最黑暗的罪有關:獻人祭,尤其是兒童的祭。更加黑暗的是,摩洛使孩子的父母親手將自己的孩子作為人祭。聖經形容這個行為是極其邪惡悲慘的『可憎』,這是整個國家集體背棄神之道的標記,徹底迷失了神。

惡神和牠的祭

摩洛的名字可以翻譯成為『王』。有一些學者討論摩洛這個字應該翻譯成為獻兒童祭的這件事而多過於『王』這個意思。

在利未記20:5中的經文:

我就要向這人和他的家變臉,把他和一切隨他與摩洛行邪淫的人都從民中剪除

利未記20:5

他的原文讀成:那些把他們自己賣淫給摩洛的人。每一個獻祭都是有對象的,都是向『神』獻上的。所以這裡有一個『神』始終是仍然存在的,就是向著牠獻孩童祭。有人說這是巴力的另外一個模式,因為巴力也被指出牠也在接受孩童祭。但是即或如此,有關孩童祭的這件有關惡魔領域的事,實在是摩洛牠自己獨特的領域和本性,使牠的名字獨樹一幟。  

恐怖的名字

除了這一點,我們一定要記得牠是個獸的本質。摩洛是一個靈和一個向牠獻上嬰孩祭的神。牠是一個嗜血的魔君,是一個冷酷無情的,沒有人情味的,帶來恐怖毀滅的獸。

史詩作家約翰米爾頓(John Milton)在他的史詩中失去的樂園(Paradise Lost)這樣描寫上古的假神。

首先是摩洛,一個渾身塗滿鮮血的恐怖君王,牠的鮮血裡摻雜著人祭,父母的淚,在嘈雜的鼓聲,和大聲的手鼓中,他們孩子的哭聲不再被聽見,他們經過烈火獻給了冷酷的偶像。

約翰米爾頓(John Milton)

在21世紀,溫斯頓丘吉爾使用摩洛來比喻阿道夫希特勒。

牠用魔法製造出了一個可怕的吞噬一切的摩洛的偶像模版,他是摩洛的祭司和化身。

溫斯頓丘吉爾

牠的手臂

我們是否知道對摩洛的敬拜是什麼樣子?聖經記載了以色列的古老鄰居迦南人,就是那些參加孩童祭的人。古希臘曆史學家西西里的狄奧多羅斯(Diodorus Siculus)為聖經作了見證,他記載了腓尼基人和他們在北非的殖民地迦太基人是如何獻嬰孩祭的。

在他們的城市裡有一個青銅做的克洛諾斯(Cronus)的形象。克洛諾斯展開牠的雙手,手心向上並向地面傾斜,可以使得每一個放在牠祭壇上面的孩子都可以滾下來,掉入一個開口的坑裡,裡面充滿了火。

西西里的狄奧多羅斯(Diodorus Siculus)

克洛諾斯是希臘版本的羅馬薩圖爾努斯(Roman Saturn)(土星和星期六的名字來源),牠是烏拉諾斯和蓋亞的兒子,牠害怕眾子取代牠的地位,吞吃了牠們,除了兒子宙斯以外。最終被宙斯推翻。克洛諾斯的名字被使用不僅是因為牠和摩洛或是巴力有關,也是因為這就是曆史學家狄奧多羅斯讓我們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最黑暗的黑暗

獻孩童祭是以色列周圍的異教文化和異教崇拜,聖經裡都有所記載。所以當以色列人背棄神,他們便轉向了別神的道路–他們開始獻上自己的孩子。先知耶利米直擊他們背棄神後墮落的深淵以及他們令人毛骨悚然的罪,他們不僅是參與還慶祝。

他們在欣嫩子谷建築巴力的邱壇,好使自己的兒女經火歸摩洛。

耶利米書32:35

當他們背棄神,他們墮入了最黑暗的黑暗。

可憎的獻祭

一個這麼令人發指的兒童祭,一個如此道德敗壞,一個看起來是如此的拆毀人類存在根基的事情竟然被國家被人民如此的擁護和實踐,這是如何發生的呢?

異教最普遍的行為

在異教世界裡,這樣的事情發生是因為拒絕真神的存在。在以色列發生,是他們背棄真神的後果。這幾乎成為了一個全球性的現象。人祭和孩童祭是異教文化,異教思維和價值觀最大的標記,是生命的整體貶值和退化。不僅是人祭,年輕一代在異教文化裡尤其脆弱,他們常被錯待,被虐待,被謀殺。如果嬰兒生下來是畸形殘疾的,常常被他們的父母丟棄,丟到垃圾堆裡,沉溺在河中,暴露於曠野風雨中,或是丟給野獸。

一次性可棄的生命

即使是生下來完美健康的嬰孩也可以遭遇被謀殺。如果為了某種原因,比如被他們的父母發現是不想要的,不需要的。在古代即使是被尊敬的有名人學者,或是被尊重的領袖們都可以宣告無辜嬰兒的死刑。在古代異教世界,孩童是非常不安全的,他們可以被任意謀殺,在生下來的那一刻,或是在生之前和生之後。在母腹中就被謀殺絕不是一件稀奇的事。隨著異教徒對人類生命的貶值,人類開始趨向死亡,這就是摩洛的靈。

因此,當一個國家和文明背棄神,我們可以預測同樣的價值觀和恐怖行為會復甦。所以當一個有基督信仰的國家背棄神,用異教的東西取代了聖經價值就不是偶然,比如納粹德國。同樣當蘇維埃政府強制的將聖經價值驅趕出去,人類生命變成一次性可棄掉的。這些都證明了當遠離聖經價值而趨向異教或是新異教價值,結局就是上百萬生命的被謀殺。

我在暗中受造

聖經中有關生命,孩童以及弱勢群體和異教世界的觀點截然不同。在聖經的起初開篇,聖經已經把人類生命塑造成為神的形象。每一個生命,無論是年輕還是年老,男人還是女人,強壯還是軟弱,富有還是貧窮,健康還是畸形,價值都是無限的。

在假神的祭壇上謀殺孩童是被禁止的,是可憎可惡的。主耶和華撫養以色列如同人撫養兒子一般(申命記1:31),孩童被看為是神的禮物。他們是要被寶貝和珍愛的。

生命在被懷在母胎中的那一刻起,就被視為是寶貴的,是分別為聖的。所以大衛王如此寫到:

我的肺腑是祢所造的;我在母腹中, 祢已覆庇我。 我在暗中受造,在地的深處被聯絡;那時,我的形體並不向祢隱藏。我未成形的體質,祢的眼早已看見了;祢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我被造的肢體尚未有其一),祢都寫在祢的冊上了。

詩篇135:13,15-16

因為在天國的,正是這樣的人!

在新約時代,軟弱人的狀況,畸形或是缺乏自我保護能力的情況越發嚴重。主Yeshua堅固軟弱的,擁抱被遺棄的,醫治生病的。對於孩童,他們的價值被主提升到人類曆史上從未有過的水準。

主說,

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不要禁止他們;因為在天國的,正是這樣的人。

馬太福音19:14

主還說,

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回轉,變成小孩子的樣式,斷不得進天國。所以,凡自己謙卑像這小孩子的,他在天國裡就是最大的。凡為我的名接待一個像這小孩子的,就是接待我。

馬太福音18:3-5

你神的教導

隨著福音進入異教世界,異教徒有關人類生命的看法和價值觀不可避免的崩潰。例如女人的價值,對弱勢群體的對待,對生病之人的看顧,對孩子的保護和珍視,無論是出生的還是未出生的。

那裡有獻人祭的,當福音的出現都會帶來終結。拿羅馬帝國來說,基督信仰帶來了嬰兒滅絕的終止,對孩童的殺戮也消失了。

有關對未出生嬰兒的墮胎現象,即使有禁令,但因為有關父母權利的事宜會被允許,但隨著福音的進入,對出生或是未出生孩童的謀殺受到了極大的挑戰。

早期的基督徒作家拉克坦提烏斯(Lactantius)曾寫下異教世界的謀殺孩童。(他自己出生在異教家庭)。

他們甚至扼殺了自己的親生兒子們。如果他們太『虔誠』,他們會把孩子們暴露於曠野之中…這些人可以被視為無罪的嗎?當他們把自己的後裔當做野狗的獵物。

拉克坦提烏斯(Lactantius)

早期的基督徒的辯護律師米努修(Marcus Minucius Flix)寫下了墮胎和異教神的關係。

所以在他們生之前就把他們殺掉了。這些事的發生很確定是從他們神的教導而來。

米努修(Marcus Minucius Flix)

謀殺小孩子來自於他們神的教導。

如果摩洛回來了?

是基督信仰和聖經價值觀對人類生命帶來了保護,阻止了對那些年輕的孩子和未出生的嬰兒的大規模屠殺。

所以當眾神被從西方文明趕逐出去,邪靈也隨著牠們消失。福音挪走了牠們的祭壇和上面被污穢的鮮血。隨著眾神的離開,生命得救了,那些面臨被謀殺和被獻祭的孩子們得救了。不計其數的生命從被違背人權的謀殺中以及從死亡的監牢中被拯救出來。被丟棄在曠野的孩子們被救贖了,更有很多人從母腹中的謀殺計劃中被拯救。

死亡的眾神被流放了,身在其中的包括摩洛。但如果當摩洛重返,是否牠仍會要求流血和人祭呢?根據古老的比喻,如今的狀況是否會是更糟糕的呢?如果古代的毀滅者重返,孩子們會發生什麼事?

毀滅者的重返

當棄絕了基督信仰,孩童祭的復甦就不奇怪了,這件事很快發生在蘇維埃,他是第一個宣佈謀殺未出生嬰兒是合法的國家。然後在1920年,當這個權柄越發膨脹,墮胎變成是合法的。幾年後,出於對人口增長下滑的擔憂,墮胎合法一時間被取消,但很快又被恢復了。這揭示了沒有神的敵基督的蘇維埃共和國是古代恐怖在現代世界的第一個復甦。

摩洛在納粹德國

在20世紀另外一個敵基督的勢力是納粹德國。他們對孩童祭的事情變得更加錯綜複雜。第三帝國是第一個得到並蔓延了『優等種族』政策的勢力。所以他們反對墮胎,影響了德國和雅利安人的出生率。但是納粹是眾神的奴隸,是人祭的服事者。他們謀殺了成千上萬的別人的孩子。

『優等種族』(Master Race)是一個納粹主義種族概念。這一概念將德國人中的北歐人種或雅利安人,認定為在假定的種族層級中最高的一支。納粹認為史前時代的北歐人種在北德平原上定居,其源頭可追溯到亞特蘭蒂斯文明。 

摩洛尤其對猶太人的孩子感興趣。在古代牠就謀殺了上千,在現代,牠的靈激動納粹謀殺了上百萬的猶太孩童。

第三個神

隨著巴力把進軍美國和西方文明的大門逐漸的打開,這在60年代開始,然後牠帶回了伊斯塔。現在必須是輪到了摩洛,魔鬼三位一體的第三個,死亡的魔君。

在古代,摩洛的目標是小孩子,牠對小孩子嗜血成性。有一小群美國人使謀殺未出生嬰兒合法化。然後就是在1973年1月22日,最高法院合法化了謀殺未出生嬰兒的罪。摩洛正式來到了美國。

從巴力到摩洛

魔鬼三位一體的眾神彼此合作同謀。巴力做好了基礎工作,使整個國家背棄了聖經根基,奪走按照神的形象創造的人的生命。神的根基被移除了。異教徒混淆了分別,正如巴力的形象是長了牛角的人,牠削弱了人和獸之間的界限,然後動物的生命被更加看重,人的生命卻被貶值。

更有甚者,隨著巴力的回歸帶來了淫亂,人開始塑造自己的偶像,創造自己的上帝,發明自己的真理和價值,這意味著不再有真理和絕對。每個人只要高興就可以為所欲為。如果一個人可以創造自己的真理,一個人也可以毀滅確實存在的真理,就如同在人類生命中,毀滅確實存在過卻從未出生的小孩子

從伊斯塔到摩洛

巴力引進了伊斯塔,然後伊斯塔引進了摩洛。伊斯塔的神話充滿了放縱的淫慾,但是她對小孩子的連結和渴望卻沒有任何痕跡。她的慾望帶來的是死亡,從不是生命。

女神更深層的工作不只這些。她的性革命把性從婚姻中分離出來,把丈夫從妻子分離出來,把男人從丈夫的角色分離出來,把女人從母親的角色中分離出來。生命中最重要的關係,母親和孩子的關係被廢除了。母性天生拯救孩子的本性,不惜一切代價的被削弱,在某些案例中是根本沒有了。正如在古代發生的事情重演在現代,小孩子被他們的母親親手帶上了摩洛的祭壇。

伊斯塔的禮物

在古代人們有足夠的證據相信,亞斯他路的異教徒或是伊斯塔的異教徒和巴力並摩洛的異教徒們各自在進行眾神的孩童獻祭。

孩子在伊斯塔的妓院神廟裡通過性行為被製造出來,或是被伊斯塔的妓女們在街上被生出來,然後被獻給眾神。所以在現代世界,隨著性革命帶出的果子,越來越多的孩子們在婚外性行為被懷上,成為不被想要的。他們的生命會獻給現代版的摩洛。

孩子的祭壇

是什麼使得古代的母親舉起她腹中的孩子獻給了摩洛?

是通往成功的摩洛鑰匙!

有一件事她相信的是通過這樣做,她可以得到假神的恩寵。她的田地會果實倍增,她會得到財富。她的禱告會得到應允,她的生活會得到祝福。

希臘作家克來塔卡斯(Cleitarchus)在他的一份著作中非常可信的如此記載有關孩童祭的事情。

出於對克羅諾斯的懼怕,腓尼基人,特別是迦太基人,當他們想得到巨大的恩寵時,就會以他們其中一個孩子作為誓言賭咒,向神明焚燒成為祭品供上。特別是當他們想要獲取成功。

克來塔卡斯(Cleitarchus)

所以到了現代的今時今日,是什麼驅使一位母親去殺死她子宮裡面的兒子或女兒?最常得到的答案是:如果這個孩子活下來,這會妨礙母親的生活,佔用她的時間,她的精力,會妨礙她未來教育和事業上的前景,以及她未來的賺錢能力。孩子會成為她未來發達的負擔。通過把這個孩子殺死,障礙和負擔會被除掉,她會處於一個有力的地位去得到目標,去獲取成功和富有。

女性名人,女權主義者的頭目,以及其他有影響力的婦女會在公開場合吹噓她們可以在事業上成功,是因為她們終結了她們未出生孩子的生命。這樣的理由本質上和古代那些婦女舉起她們的孩子放在摩洛祭壇上是一樣的。通過這樣做,他們以為自己正在祈求祝福,豐盛和得到利益。很難去推測一個人,無論是古代還是現代,是如何可以做出這樣的決定,但是決定始終沒有改變。

婦人焉能忘記?

在古代對摩洛的獻祭,母親或是父親會帶著孩子來到祭壇上屠殺。所以墮胎也是母親或是父親將孩子拿出來被殺死,向魔鬼獻祭的原型再現。

在以賽亞書,神提出這樣的問題:

婦人焉能忘記她吃奶的嬰孩,不憐恤她所生的兒子?即或有忘記的,我卻不忘記你。

以賽亞49:15

在摩洛和墮胎的案件上,答案是『是』的,即使是母親都可以忘記。像母親這種保護孩子的本能是生命中固有的事情,是如何的變成一種殺害她孩子的慾望?這種事情無論是古代還是現代都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這是那些眾神的工作。

在古代獻祭上,父母或是殺死孩子,或是將孩子交給祭司或是審判官,由他們將孩子殺死。在現代化的獻祭上,母親會把她的嬰孩交給審判官或墮胎醫生來奪取孩子的生命。

在古代獻祭上,孩子會被刺死,切成碎塊,會被壓碎,然後放在那裡自生自滅,或是焚燒。焚燒是聖經裡經常出現的神的責備,因為以色列人使他們的孩子『經火』。

在現代化的孩童祭中,孩子同樣是被刺死,切成碎塊,被撕裂,放在那裡自生自滅,或是通過化學解決方式,古代焚燒的現代版。

屠殺時的音樂

希臘的哲學家普魯塔克(Plutarch),他曾在德爾斐的阿波羅神廟擔任祭司。他描述了伴隨獻孩童祭的音樂以及其目的。

整個在塑像前面的區域充滿了嘈雜大聲的笛聲和鼓聲,以至於那痛苦的喊叫聲不被人們聽見。

普魯塔克(Plutarch)

在這個意義來說,音樂被呈現為獻孩童祭的文明慶典。因此在摩洛的咒語下,我們看見的不只是孩童祭的死灰復燃,一個文明慶典的行為也復活了。

但是根據普魯塔克的記載,音樂是非常有戰略性的。

這個恐怖的行為太激烈了,因此用笛聲和鼓聲來遮蓋擋住,不讓大眾聽見。同樣在現代的今天上演時,讓一個孩子死在墮胎中的恐怖和血腥太讓人不安了,所有可以被看見被聽見的細節都在大眾面前被隱藏了。一個嬰孩的痛苦只能以沉默的吶喊來表達,而沒有一個人可以聽見。

種族主義的假神和魔鬼

西西里的狄奧多羅斯寫下了一個秘密的買賣合約,是有關他那個年代的孩童祭。

他們已經很習慣向這位最高貴的神獻上他們的兒子,但是最近,他們在秘密的買下並餵養一些孩子們,然後將這些孩子拿去獻祭。

西西里的狄奧多羅斯

換句話說,富有的人向那些貧窮的人買孩子,為了代替他們自己的孩子獻祭。

普魯塔克也記載了類似的交換合約。

那些沒有孩子的人會從那些貧窮的人買他們的小孩子,然後割斷他們的喉嚨,就像他們是羊羔或是鳥類,同時孩子的母親站在那裡沒有眼淚也沒有哭泣。

普魯塔克

所以說貧窮的孩子在孩童祭上比富有的孩子更不幸。那些貧窮的母親會更願意把她們的孩子獻祭。貧窮的孩子比富有的孩子更多的被放在魔鬼的祭壇上。

這樣的狀況仍然有它的現代版本。墮胎更多的發生在窮人家的孩子和那些少數人族類。貧窮人家的孩子尤其是黑人家庭比富人家或是非黑人的家庭更傾向於通過墮胎殺死自己的孩子。在今日的美國城市中,黑人的孩子通過墮胎被殺死的遠超與生出來之後的死亡率。這就是摩洛的眾多邪惡之一,牠憎惡那些貧窮潦倒的人,牠是個種族主義者。

食人族的文化

在異教世界相信孩童祭帶來的好處不僅是個人的,還會影響整個社會。這會帶來神的恩寵會產生大眾的好處。如果不幸或是災難發生在國家裡,這可能會帶來大量的孩童祭的獻上,為了取悅於假神並為這片土地帶來安舒。所以羅馬哲學家波菲利(Porphyry)寫到:

腓尼基人也是如此,在大型災難中,無論是戰爭或是乾旱或是瘟疫,他們都曾獻上他們最親愛的孩子給克洛諾斯。

波菲利(Porphyry)

因此現代版的孩童祭也是將好處歸功於大眾利益殺死嬰孩被說成是社會利益,不僅是解放了婦女去追求事業,更是帶著在醫學和健康上的突破的諾言。更進一步的為了這個『大眾好處』,並增加他們的利益利潤,墮胎產業參與到了販賣嬰兒肢體的事業上,從謀殺嬰兒來收割利潤。摩洛的靈,帶著摻雜著嬰兒血的利益,創造了食人族的文化。

摩洛的祭司

希臘哲學家柏拉圖寫到在迦太基人的文化中是如何看到孩童祭的。

以我們為例,人祭是不合法的也是不聖潔的,但是迦太基人在做這件事的時候卻被看為聖潔並是合法的。

柏拉圖

所以說迦太基人不僅使這件事合法,他們還使之成為聖潔的。這件事在現代的美國和現代世界也在重演。殺死一個未出生的嬰兒不僅是合法的,也被讚揚為一個神聖的權利來被慶祝,被尊為一件美麗的事和神聖不可侵犯的。

在古代以色列,由摩洛與巴力的祭司通過訴說一些宗教用語來執行神聖的謀殺孩童。那麼,在現代的世界誰又是摩洛的祭司?

摩洛的祭司就是那些具體執行這件事的人,是那些將之神聖化的人,是那些從嬰兒的血獲取暴利的企業,是那些政治領袖和立法者,他們爭鬥著去確保摩洛的神廟可以源源不斷的有祭物充滿。那些極端的活動家和理論家門一面引導著婦女走到祭壇,一面口裡訴說著祝福和頌讚。

祝福和聖餐

下面是是那些將殺死這些未出生的嬰孩神聖化的人說出的話。注意那些裝點這個行為的框架:宗教和屬靈術語,比如『犧牲』。

我們的文化需要新的宗教儀式和法律來恢復墮胎進入它神聖的次元。

墮胎是一個巨大的祝福,是婦女手中的聖餐。

選擇墮胎不是不道德的,這只是另外一種形式的道德,異教徒的。

墮胎是一個犧牲。

墮胎是一個神聖的行為。

欣嫩子谷

一位先知來到主差派他去的地方,他向谷中觀望。這是這個國家最為黑暗的犯罪現場。先知被告知他將宣告一項先知性的審判

因為他們和他們列祖,並猶大君王離棄我,將這地方看為平常,在這裡向素不認識的別神燒香,又使這地方滿了無辜人的血

耶利米書19:4

灰燼,骨頭,血

這裡就是欣嫩子谷,這就是這個國家背棄神墮落後的深淵見證。這裡充滿了血,灰燼和孩童的遺骨,謀殺的證據。人們來到這個低谷來崇拜他們的新神,『焚燒自己的兒女』(耶利米書7:31)

這先知就是耶利米,哭泣的先知,先知為這個國家的墮落而流淚。這讓他無法想像,一個如此蒙福的國家,一個如此被應許恩寵的國家,一個如此充滿對神的啟示的國家,是如何的墮落入欣嫩子谷的恐怖深淵?但是這些眾神做到了。

在欣嫩子谷,牠們的手臂從最初到最後都被揭發了牠們的目的就是毀滅,毀滅國家的孩子和國家本身。眾神諸魔鬼使母親們忘記了自己母親的身份,舉起了她們的嬰孩面向鑄造出來的神來毀滅他們的孩子。眾神使這個國家的耳朵因為低谷中祭壇上他們小孩子的哭喊而變聾。

上百萬的祭壇

美國有他自己的欣嫩子谷。這個國家中每一個處死那些不想要的孩子們的地方就是欣嫩子谷!以色列殺死了成千上萬的兒子和女兒。美國殺死了上百萬。在七十年代,這場謀殺被合法化,美國每年噴射出大約上百萬嬰兒的鮮血。到21世紀的第二個十年為止,美國殺死了六千萬的嬰兒。這是一個深不可測的欣嫩子谷,沒完沒了的鮮血,灰燼和小孩子們的遺骨。

這是如何發生的?一個引以為傲的基督徒國家,一個神之下的國家,一個世界的道德燈塔是如何墮入如此罪惡深淵的?

血在哭喊

正如在以色列發生的一樣,這是一個被勾引背道的過程。巴力的靈使美國相信背棄神可以帶來自由。伊斯塔的靈使人確信為了即時性的愉悅和性墮落而丟棄道德會帶來滿足。摩洛的靈應允如果允許牠帶走小孩子,牠可以賜下祝福和無障礙人生。

巴力,伊斯塔和摩洛,使以色列墮落的魔鬼三位一體,再一次的勾引了一個國家整個的文明。牠們誘惑性的應允從未應驗過,相反牠們把人帶入破碎,空虛,最後是死亡。

美國和西方文明的異教化如今正在結出血的果子。曾經的基督文明如今正在參與最糟糕的異教行為:殺死自己的孩子!他們的血向天國在哭喊。

蘇維埃,納粹德國,美國

隨著德國背棄神和基督信仰,地獄的能力被釋放。結果就是謀殺了600萬的猶太兒童,以及帶來戰爭中數千萬人的犧牲。當俄國被帶入蘇維埃聯盟而背棄神和基督信仰時,結果同樣是謀殺了上千萬的人命。當美國開始背棄神並離開了基督信仰,結果是謀殺了六千萬的兒童。不要神了,特別是不要基督信仰,是一件最危險的事。

對六千萬美國兒童的殺害是遠超過一切的摩洛在完成牠古代的使命。但是古老的比喻說當諸靈重回房子,他們帶回了比先前7個更厲的惡鬼回來。

摩洛帶來的死亡數據在現代世界更加多。美國對摩洛的歡迎最終導致其他國家也來效法。把對摩洛其他的獻祭包括在內,在牠的祭壇上被謀殺的數目,這個世界背棄神的果子,遠超過一個億。

欣嫩子谷的警告

先知耶利米警告以色列,一個曾經認識神的國家如今舉起他的孩子獻給別神將會發生什麼事。結局就是毀滅。有那麼幾件事會招致神的審判比如謀殺小孩子。

先知的話也同樣在警告一個曾經認識神而如今把孩童獻祭的文明。百萬兒童的血如今覆蓋在美國的手上。他曾經離開神,如今站在欣嫩子谷,和那些灰燼,遺骨和鮮血站在一起。鮮血在向天國哭喊,同樣在面臨著審判的危險。

我們下節課要來打開一個美國和西方文明最高祭壇上的奧秘。這將和最神聖的現代金牛犢和偶像有關。因此將會變得越發的激烈和爆炸性。

我們將用古老的奧秘之光來闡明一個在當今最有爭議性的問題。這個曝光將涉及魔鬼的化身、現代的魔鬼祭司和在我們中間真實上演的古代神話。請繼續關注!

第六課語音檔案:

第六課Youtube視頻:

聽聞妥拉

https://voyeshua.com/category/%e8%81%bd%e8%81%9e%e5%a6%a5%e6%8b%89/

VOY妥拉之聲的YouTube頻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7dQY9Fvu0bdP4tNB6Ehpmw


喜歡作者

微信支付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