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眾神回歸

【第七課】變態者 | 敲響末世警鐘,揭開偶像面具!從約拿單康恩的『眾神回歸』得到的啟示。

她是變態者。她把女人變成男人,把男人變成女人,把男性和女性摻雜在一起,取消他們之間的界限和分別,進而將男性和女性完全毀滅。在她古代的神廟裡,男性祭司的自我閹割是對她的一種虔誠的異教崇拜。被閹割的男祭司女性化後和男人發生性行為是對她敬拜的重要模式。她興起了女權主義,她發動了對父權以及對男性權柄的惡毒激烈戰爭。她恨惡權柄,她喜歡掌控。她是戰爭的女神。她的魔爪從孩子和年輕世代開始。你可以自由選擇自己的性別,而這種選擇是沒有選擇的自由。如果牠們的屠刀不能在他們出生前碰到他們,牠們會在他們出生後來毀掉他們。被取代的男人角色使男人只能在虛擬現實的遊戲中和網絡色情裡得到滿足。我想起魯迅先生在『狂人日記』中的『吶喊』:『救救孩子』!拯救孩子就是拯救人類自己。

我們還要再來談伊斯塔。

她還有另外一面,另一個本性,另一種能力,和另一個計謀。她的這另外一面,轉化了美國和世界文化進入了一個新的舞台和新的水平。從她的這另外一面,產生了新運動,而這使西方文明徹底面目全非。

我們這節課將要揭開帕子,打開那些暴力,運動,事件和現象的幕後真相,而這些事正在真實的觸動和轉化現代文化的方方面面。這個奧秘仍可追溯到幾千年前蘇美爾的泥板。

一些關於伊斯塔的事

伊斯塔是一個術士和巫師。她以改變人的情感,熱情,思想,甚至是他們的本質而聞名。我們現在就來看作為一個術士,她是如何在這個現代化世界改變的,不僅僅是人們之間的關係和社會制度,而是更深層的東西。

如果說性革命是她的第一個更新的工作,那麼這個更深層的東西就是她的第二個工作,雖然這和第一個是有關係的,但卻打開了一個不同的領域。牠的第二個工作改變的是人類的身份和人類本性。

這樣的改變是根據女神她自己的本性。伊斯塔是非常變態的。

我是個女人,我也是個男人。

在和她有關的星球維納斯,她以晨星而聞名,然而她也是夜晚之星,這就是揭開她雙性合體之本性的線索她存在於完全相反的兩個極端。

一方面,她是一個愛的女神,美麗,充滿誘惑力和女性的性感,但另一方面,她又很兇猛,具有攻擊性,暴力,爭戰性,戰爭性和毀滅性,這些性格和要素都特別和男性特征有關。她一面以在珠寶中的裸體女人形象出現,是一個性感的女神,但同時,她又是一個全副軍裝的戰士,一個戰爭的象征在這個假神的實體中,她同時存在了男人和女人,兩性。

古代美索不達米亞的泥板記錄了有關這位女神的事情:

當我坐在酒館裡,我是一個女人,而我也是一個精力十足的年輕男人。

另外一個文字記錄是這樣說的,

雖然我是一個女人,但我也是一個貴族男人。

這些文字記錄的核心意思都是她的一個聲明:我是一個女人,我也是一個男人。

把男人變成女人

那男性和女性摻雜在一個身體裡共存,從很多方面來說,這就是伊斯塔。這就是她的本性,穿過界限,越界,踏破邊境,打破法則,混淆區別,混雜兩種完全不同的種類,帶來混亂,逆著性子。

接受一個事實不是她的本性,反而歪曲事實,轉換事實,變成合她的意志和慾望。如果她想要成為一個女人,她就會是一個女人。但是如果她想要成為一個男人,她也可以成為一個男人。她是一個蛻變和變態的女神。

她的本性就是改變自然本性,尤其是改變男性和女性,男人和女人的本性。古代蘇美爾詩歌裡揭示了這個魔力,這樣寫到:

…把一個男人變成一個女人,把一個女人變成一個男人,把一個人變成另一個人…

她有能力把男性變成女性,把女性變成男性,把兩件事情模糊,歪曲,混雜,顛倒。

變態者的歸回

如果這樣的女神帶著這樣的能力進入了現代世界會怎樣呢?如果說這件事已經發生了而且正在發生呢?

這將意味著會有另外一個蛻變和更深的魔鬼工作。因為她開始的性革命的起初,我們並不認為會有這麼大的計謀工作顯明出來,但是後來卻是把這場性革命帶入了一個更深的階段。這件事以一件新事,新運動,新動態滲透並轉化了美國和西方文化。這件事的背後就是這古老的魔君,她被說成擁有一個能力,就是改變人類本性和現實的能力。

變態者的藍圖

隨著牠重回這個世界,古代的邪靈也一起跟隨來完成這個任務。

牠們會要來改變對男性和女性的定義。

牠們會移動進而模糊界限並取消兩者之間的不同。

牠們會付諸行動來改變男人和女人的本性。

牠們會使所有男性的東西女性化,把所有女性化的東西男性化。

牠們會企圖把男人變成女人,把女人變成男人。

牠們會和性和性別特有的尊嚴和聖潔來爭戰,通過混淆兩者和把一個混雜在另外一個之中的手法。目的是為了最終把兩方都消除和抹殺。

這件事先發生在社會邊緣人身上,他們伊斯塔的居所,但隨後是要進入主流社會,侵入文化的各個方面,最終是幾乎沒有一個領域是沒有被她進入過的。

這就是帶美國進入異教化的下一個階段,這成為一把巨大的錘子來粉碎西方文明的聖經根基。

我們現在要打開女神的更深層的工作和更黑暗的魔法。我們看她是如何下咒語並來改變人類本性的文明的。

女人的變態

女神發動了對女人的變態和重建。

男性化的女神

這是她自己的本性,即使她的本性和女性有關,尤其在性的領域,但是傳統式的女性特征她卻沒有,尤其在餵養和教育方面。她沒有同情心,沒有溫柔和憐憫。她從來都不是孩童的保護者。母性和她無關。

她的性格在很多方面來說是更男性化的。她是個好鬥的人,有權利慾,有進攻性,想要掌控,喜歡競爭,充滿鬥志,兇猛,強悍,獨立的,暴力的,勇敢的,狂暴的。想要把其他人變成她的樣式是她的本性和能力,同樣包括把女人變成男人這件事。

男性化的女人

所以我們因此就可以知道,隨著伊斯塔的靈控制美國和西方文化,女人的一場蛻變就發生了,女人的身份,功能和本性被改變了。女神想要把女人的女性部分去除,使女性男性化,就像和她的本性一樣。為了做成這件事,她必須毀壞或是削弱男性和女性的標準模範。她必須要把女人從男人中分離出來,把男人從女人中分離出來。

伊斯塔在職場

伊斯塔被指出是一個『獨立的女人』,她從不被任何一個男人束縛,正如同當一個女人若和賣淫有關,她在經濟上可以支持自己。與此同時性革命開始帶來極大影響力,開始有一個運動興起,呼召女人們變得像伊斯塔一樣,經濟上離開男人變得獨立。

上百萬的女人離開家庭開始加入勞動力市場,婚姻的破敗只是增加了這個趨勢。離婚增加了大量沒有丈夫的女人,他們當中很多是單身母親。她們如今必須取代沒有丈夫而失去的功能,她們必須扮演傳統上男人擁有的供應和保護的角色。女人們越來越多的被告訴要到勞動力市場和職場中來追求並實現她們的意義和價值,而不是在婚姻和母親的位分以及家庭中。

蛻變進入她的樣式

女人的身份和本性開始改變。女人被鼓勵和被教導成為具有攻擊性,競爭性,掌控和變得激烈。女孩子如今從童年就被訓練拒絕對具有女性特征的追求。她們被『女孩力量』和猛烈激烈的信息衝擊著,就如女神自己一樣是猛烈激烈充滿能力。

因為女神也同時具有男性的角色和性格,所以女人也被激動開始具有傳統性的男人般的功能,工作,屬性和角色。新的時代精神屬於伊斯塔,這使得女人正一步一步開始變成她的模樣。

女神的忿怒

伊斯塔打破了法則規矩。她禁忌了傳統的女性角色取而代之的是與男人競爭,和男人爭鬥,抵抗男人,掌控男人。同時,伊斯塔的靈正在推動性革命,而另外一個運動正在誕生:女權主義,或是第二波的女權主義。這從一開始就被伊斯塔的靈點燃了,然後爆發成為社會性的文化。一個關於男女平等的戰爭發動了,開始抵抗男人的權柄。正如伊斯塔是一個烈怒的神,所以一個向著男人的烈怒的靈開始侵入美國和西方文化,特別是在激進女權主義中。

對父權制度的抵抗

安努(Anu)是美索不達米亞最古老的眾神之首。牠是伊斯塔的父親。伊斯塔會特別挑戰她父親的權柄並試圖推翻。拉丁文的父親是pater,從這個字我們得到了patriarchy-父權制這個字,或是『父親的統治』。伊斯塔的靈主宰的激進女權主義中,她反對的是她自己的父權統治。父權一定要被抵抗和推翻。

戰爭女人的興起

伊斯塔不僅是好戰好鬥的,她是個戰士。隨著伊斯塔開始進入掌控美國和西方文化時,女人開始進入戰士和鬥士的身份和角色。軍隊女神的靈在軍事化的女人中彰顯。這件事被記載在古代文獻中,有關女神的能力和行為,正如刻在古代泥板上的一樣,

.….她的工作是把紡錘交到男人手裡,….把武器交給女人。

因此一個戰士型的女人開始變成大眾文化和娛樂的一部分,而肉搏曾經是男人的領域。女人如今越來越多的在科幻或小說裡被描寫成為帶有超自然能力,出現在戰爭中和復仇的毀滅中。所有這些都是古代戰爭女神的特色。

軍事化的女神

伊斯塔進入了戰場,全副武裝,渾身武器。這就是她的本性,充滿技巧和能力的發動戰爭。她是一個軍事化的女神。隨著她的重返,不僅是她的形象和傳說復甦了,也不只是有關她是戰爭女神的描述復甦了,她更是帶出了軍事化的女人們。換句話說,女性戰士在現實生活中也開始出現。

在大部份人類歷史上,女人進入戰爭領域是一個出人意外的現象。這只出現在神話裡,然而古代神話如今變成了現實。

女人被變成女神的形象,還有另外一個表現。男人和女人的離婚,男性和女性的離婚還有另外一步的發展。這就是當女人越多的取代男人或是複製他們的功能,女人就越發的不需要男人了,女人如今可以成為她們自己的保護者。而這也正符合女神對婚姻破壞的計劃。把男人和女人綁在一起的紐帶日益劇增的被破損。

伊斯塔剝奪的是誰

婚姻和家庭被持續的貶值並失去原來的聖經價值,職場和勞動力市場被不斷地被尊崇,性亂交和婚姻之外的性關係被不斷地頌讚並不意外。這些已經被植入異教系統的思維和自我提升和自我價值實現的理論,使得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如今都不願意走進婚姻,也不願意維持婚姻。男人和女人如今更希望獨身。一個古代的美索不達米亞的文獻說到女人,

伊斯塔把她從丈夫們那裡奪走。

伊斯塔應允女人解放。但有一些研究聲明女人的幸福指數自從這場蛻變開始,反而變得越來越不幸福。她們現在不願意結婚,更願意在勞動力市場出現,反而越發的沒有被滿足,個人價值沒有想象中的被實現,更多想要獨自一人。

在這當中,她們不知不覺的被變成女神的樣式。

但是女神不會只停留在女人身上,她還要改變文化,國家和文明,她還要轉化男人。

我們現在進入她開始的另一場轉化,男人的蛻變。

男人的變態

當她變態了女人之後,伊斯塔開始場進行對男性的變態和毀滅。

閹割者

女神對那些男性特征感到不舒服,如果那些男性特質不是屬於她的,不是她自己的特征和本性。她的情人們被她掌控,進入悲劇性的命運。對於男人來說,伊斯塔是危險和致命的。她是他們的閹割者。一首赫人寫給女神的詩篇描述了她是

使男人擺脫男子氣概。

把男人氣質從男人奪走,這就是伊斯塔的本性。在原文裡,女神從男人奪走屬於男性的一切是『zikratu』,這個字指男人的效應,男人氣概特征和英雄般的能力。

這都屬於女神混雜混亂性別的一部分。如果一個人可以從男人拿走男性特征,可以毀壞男性和女性之間的區別,那麼這個人就可以毀壞婚姻,家庭和社會。

男人的女性化

當女神的靈開始侵入西方文明,我們會看見這個文明開始敵對男人的男性特征,這就是正在發生的事情。男性所表現出的男性特質越來越受到攻擊,並被認為是有毒的男性氣質。男人不得不拿走這個男性特質。一個古代的禱告說到女神的能力是如何的閹割去勢男人的,提到女神是如何的拿走他們爭戰和保護的能力的:

她拿走了他們的刀劍,弓箭和匕首,然後把紡錘和鏡子放在他們手中。

隨著女人越多的取代了男人的角色,導致婚姻持續破敗直到以離婚收場,而另外一些人不再結婚。男人也開始從他們的傳統角色中離開,從他們供應和保護的功能中衰退。因為隨著女人本性的角色被改變,這也臨到男人開始被蛻變。

她拿走了他們的刀劍,然後把紡錘和鏡子放在他們手中。女神的靈最先是要如此的對男人的男性特質進行閹割,下一步就是把他們女性化。當女人開始被指引去顯示她們的能力,男人開始被指示顯示他們的軟弱。這就是古代這個女神的魔法。

古老的權柄和新興的神

為了把這場蛻變進行到底,這場抵抗男性領導權的戰爭不會只限於社會的某些特定領域,而必須是普及整個文化的。當這個邪靈掌控美國和西方文化的時候,牠狠狠地攻擊任何與男人有關的領導權,不僅是在大眾生活上,也是在大眾文化中,更包括在家庭中。

男人越來越被描述成缺乏能力並不適合領導的,或是被描述成有毒的壓迫者或是笨手笨腳的大孩子。美國從『爸爸最知道』(Father Knows Best,美國五六十年代知名的電視係列劇)的風潮進入了爸爸什麼都不知道的流行語,爸爸的角色只是笑柄和被嘲笑的對象。女神上演她在古代的拿手好戲,挑戰男性權柄並奪走男性氣概。關於伊斯塔對男性帶來的腐蝕性的效果,一個學者注意到了她的能力和本性,他寫到,

毀壞男性氣質,有效的毀壞了文化的秩序。

如果她可以毀壞男性特質,如果她可以剝奪父親的權柄和普遍意義上的男人權利,她就可以轉化整個社會。如果一個傳統的古老權柄被廢除了,那麼這個文化就會被引導走向一個別的途徑。如果一個古老的權柄可以在嘲笑被中和而消失,那麼新的權柄必須就要出現來取代了,在這件事上,出現的就是新興的神。

對男孩的重新編程

如同對女人的蛻變轉化,對男人的蛻變轉化必須是從童年時代就要開始了。當女孩子被教導要剛強時,男孩子則相反。如果男孩子表現的很有男性特征,他們很容易被責備。他們變得越來越沒有勇氣去成功。他們在學業上越來越落後。與此對應的他們未來的領導地位也可以預測正在被消失。

在自然界男孩子們去爭戰去保護的地位被剝奪後,他們的這種動能如今被引導進入了電子遊戲中。一個世代的男孩子如今正在對電腦的上癮中成長。他們要去保護的傾向就這樣從婚姻和家庭中被分割出來,而進入了宇宙中的虛擬現實中。

同樣在性方面,他們的慾望從現實中被抽離,開始進入了世界的網上色情。女神要非常確定一件事,就是從起初開始把男人和女人連結在一起的紐帶:婚姻和家庭,社會和文明是否已經被沖洗掉了。

伊斯塔的刀劍

如果婚姻被削弱,家庭同樣面臨這樣的危機。縱然時代精神將男人和父親描繪成一次性可丟棄的,以為丟棄了他們就一了百了,但卻不是。他們的缺席為下一個世代乃至整個社會帶來了嚴重的,長期和毀滅性的餘波影響。

丈夫和妻子的榜樣,在一生之久的婚姻盟約中的父親和母親的樣式對新一代的孩子來說已經極為罕見甚至是陌生的。這樣的現象前無僅有,美國和西方社會進入了一個從未經歷過的未知領域。

很容易讓人忘記的是伊斯塔這個女神不僅是和性有關,她還和毀滅有關。她揮舞著刀劍,如今伊斯塔的刀劍正在攻擊性的砍下來。在這場刀劍的砍伐後是破碎婚姻的廢墟,破碎的父親,破碎的母親,破碎的家庭,是破碎的孩童,是破碎的生命,就更不用說是一個破碎的世代,一個破碎的文化和一個破碎的文明了。

但是女神的工作仍然會更深層更激烈的進行。不僅是改變男人和女人各自的生存目的和本性,她是要消滅男人和女人之間的界限,她要把他們混雜在一起。

這件我們在當今的文化中正在見證的事情,有關性別的雜交和混雜是否可以追溯到女神的古代祭司身上呢?

雙性者的雌雄同體

從一個人裡面奪走男性特質,以及從一個人裡面奪走女性特質這是一件事,但還有另外一件事就是:把一個特質加在另外一個特質之上,或是將兩者混雜一起,這就是女神的下一個步驟和水平的晉升。

這就是她的能力之一,在對牠的崇拜和她的祭司身上就可看出來。她的祭司和服事者們,她神廟的歌唱者們,她儀式的執行者們:阿息奴(assinnu),可伽路(kurgarru),卡魯(kalu),還有嘎拉(gala),就是公開歪曲和打破對性別的定義和範圍的人們。他們是男人,但是卻裝扮成女人的外表。伊斯塔將牠自己男性化之後,她的男性祭司們開始把他們自己女性化。

他們使自己以女人的樣子出現。他們穿著女人的衣服,把自己的臉化妝成女人。今日這叫做變裝著,異裝癖,非二元性別者,雙性戀或是雙性者。

雙性神的回歸

伊斯塔邪教的崇拜不僅是性雜交和性淫亂,也是雙性的雌雄同體。伊斯塔自己是女性里摻雜著男性,是雙性的同體,所以她的祭司們也是如此,男人帶著女人的特征。有這樣一段文字記錄是有關她的。

她的雙性特征被證明在她的異教崇拜中,在她個人性的慶典中,出現了宦官和異裝癖的人,年輕男子拿著圓形的紡線錘,一個女性的標誌,而年輕女子則帶著刀劍。

如果伊斯塔的靈佔據了美國和西方文化又會發生什麼事呢?我們會看見男性和女性的混雜,兩者之間的混淆,男人女性化,女人男性化。這件事正在發生。

一件奇怪的事正伴隨這個現象發生。當我們說一個男人特別充滿了男人的氣質或是男性氣概,或說他特別擁有男人的特色,在如今越來越被看成是一種侮辱。同樣,當說到一個女人非常女性化,很具有妻子的風範,會令人嫌惡

如果是一個男人,擁有男性氣質會變成一個負面的屬性,如果是一個女人,擁有女性氣質,那麼這個屬性會變成毫無價值和逆性的事情。

反之,如果男人的特性被女人擁有,她們如今會被慶祝和羨慕,如果女人的特性被男人擁有,他們會被鼓掌視為美德。

有什麼可以解釋這樣奇怪的本性的顛倒和荒謬的現實?這都源於這些事就是在和女神的靈對齊中,因為牠尤其擅長將女人男性化,將男人女性化。

生理問題

在流行音樂和年輕人文化中的女性偶像,已經不像過去的年代,如今塑造成為狂野的,放蕩不羈的,令人震驚的,粗俗的和具有攻擊性的。男性偶像們開始把自己用眼線,口紅,指甲油,以及其他具有女性特色和雙性,中性的服飾裝飾起來。

化妝品如今開始向男性們出售。把女人的服飾變得男性化,然後男人的外表看起來女性化。

隨著這場蛻變的發生,在人類歷史上從未出現過的概念出現了,叫做『性別認知』。因為這個概念的出現,一個人現在可以和他天生的生理身份『離婚』。所有的人都被鼓勵你:按照你的喜好來定位你的性別,完全可以和你的生理性別相反都是可以的,而且會被大大表揚。無論你是男人還是女人都可以。

神奇王國的神奇法術

年輕的孩子們是最脆弱的,當他們的長輩或是老師告訴他們這些如同真理的事情,這些帶毒的種子就被播種了。

男孩子開始好奇如果他們實際上是女孩子?女孩子開始好奇如果他們實際上是男孩子?如果他們是男孩子,他們會被告訴說,這衣服是男孩穿的也是女孩穿的。女孩子可以是王子,男孩子可以是公主。經典的神話故事為了適應這個趨勢不得不改編,王子不再拯救公主,因為公主如今擁有了足夠的男性特征。

如果一個男孩或是女孩想要去迪斯尼世界看他們喜歡的神話故事中的角色時,他們會發現男孩或是女孩已經不再存在。這兩個字變成了一種褻瀆,決不能被那些神奇王國的守護者在再公開場合去提及了。他們都神奇的被消失了。這都是女神的法術,黑暗的魔法。

伊斯塔的故事書時刻

如果小孩子們在性別身份上並沒有被充足的混亂,他們可以被繼續帶到公共圖書館裡,在那裡男人塗著口紅,帶著假睫毛,穿著高跟鞋,從頭髮到衣服都和女人如出一轍,這些都被會寫入他們最愛的兒童故事書中,他們都會讀到。這些書中的男女曾經在伊斯塔的神廟裡作為祭司來服事,如今他們在公共圖書館裡『服事』這些孩子。伊斯塔的靈如今在文化裡促使大人們極其歡喜的鼓勵孩子們穿上和他們性別完全不同的服飾。

篡改的慾望

女神經常被頌讚她把女人和男人互相改變的能力。她自己也是如此吹噓的。她是個巫師,她有篡改的慾望和能力。在她神廟中服事的祭司不只是服裝和外表的性別改變,還包括男人取女人的名字,用女性的口吻和用語來唱邪教的歌曲,有些男人甚至扮演類似於妻子的角色。

Assinnu的流放

這種蛻變不只是外表或是行為特征而已,更是在性方面。古代阿卡德語的書面文字指示男人和阿西奴Assinnu發生性關係,阿西奴是伊斯塔女性化的男人。這就是對女神的崇拜模式,她的男性祭司和其他男人發生性行為。伊斯塔的祭司們在今日會被分類成為同性愛或是同性戀,她的異教內容就是男女合體,異裝癖和跨性別主義。

當西方文明離開異教主義,眾神和女神都被流放了。同性戀和之有關的行為終止了。當女神也被流放了,她的神廟也關門了,祭司阿西奴們和女神其他跨性別主義的異教成員們也離開了神廟,跟著女神一起流放。他們消失了。

在新的世代和文明中,跨性別的行為,比如同性戀和異裝癖都會被看成是不道德,有罪的,違反自然規律的。這樣的事情會被道德法律規範,被社會法則,法律和聖經禁止。曾經在女神聖所裡被我們知道的那些放縱的淫亂開始在歷史中褪色,成為遙遠的記憶直到被遺忘。

男人們從陰影中的出現

但是如果女神回歸了呢?會發生什麼事?那些異教的價值觀和行為以及崇拜模式也同時復甦了呢?那些曾經被廣范圍的接受,公開進行的,被神聖化的同性戀性行為重新上演在美國和西方文明呢?正在發生中!

女神會使那些同性愛從陰影中再次走出來,從被禁止的領域重新出來,並把他們介紹給當今這個對這些事感到陌生或是忌諱的現代文明。

現代文明對這些曾經被禁止被定為罪的事情,從起初的忍耐妥協,到後來的接受,直到開始親手培植,慶祝,最後是加力推行,直到今日的局面。

石墻暴動

1969年6月28日凌晨在美國紐約市格林尼治村的石墻酒吧(Stonwall inn)發生了一連串自發性暴力示威,這被稱為石墻暴動,是美國歷史上同性戀者首次反抗政府的事件,這也是美國以及全球同性戀權利運動爆發的標誌性關鍵事件。

伊斯塔把這場蛻變革命帶到了紐約的大街上,她也要把它帶到媒體,電影,劇院,電視,音樂,政治,法律,教育系統,兒童卡通,麥片包裝盒上,無所不在。這場大普及運動要佈滿每一個她未到過的地方。她所到之處發生了篡改和蛻變,法律被顛覆,之前有罪的現在成為被慶祝的。

外科醫師的女神

女神的邪教本性被相信她和閹割手術有關。很多她的祭司和她的邪教官員們都是宦官,不是為了奪得這樣的地位而自我閹割,就是在之前已經做過了閹割。有文獻記載,自我閹割甚至是敬拜的一部分,這被稱為是他們在外科手術上的改變。

當通過切除具有男性特征的器官,男性荷爾蒙也發生變化,導致生理上的其他男性特征也逐漸衰退,與此同時配合穿著女人的衣服和裝飾。這就是古代時候,女神的祭司們和她的邪教服事者們做的性轉換手術。

更加激進的發展

女神若回到了現代化世界,會發生什麼呢?因為她的歸回會重新帶回她的那些宦官祭司們。我們完全相信她對性和性別的轉換會再次發生。簡而言之,變性和跨性別主義會重回,而且這件事也在發生著,而且正成為主流文化。

脆弱的受害者

伊斯塔常常被描繪成一個年輕的女子,當她談到從一個性別變形到另一個性別,她常常說是變成一個『興趣盎然的年輕男子』或是一個『高貴的年輕人』。

『年輕』這個字非常重要。她轉化一個國家的未來當然是從年輕人下手。如果她打破了性別之間的界限,混淆了男女之別,那麼年輕人最容易受到打擊和傷害。

從來沒有一個世代像21世紀早期那樣,性別之間的混淆混亂如此的猖獗。在美國和西方世界,年輕人和孩子們被認定是跨性別的數量是爆炸性的增長。在英國,2009年到2018年女孩子尋求變性治療的人數高達百分之4515。一個被女神佔有的世代正在做著和女神一樣的事,年輕女人正在尋求變成年輕男子。

兒童的苦難

對兒童身體的改變現在成為一個交易,一個商業。

全美的墮胎設施除了提供殺死未出生嬰兒的服務,還增設了男女的變性手術。

當孩子們坐在教室裡的時候,就像是一群被擄的聽眾,因為女神的靈已經佔有了公立學校系統。學校裡的孩子們現在通過老師的話語和權柄被帶進了跨性別主義。他們被教導他們自己可以決定自己是男孩還是女孩。他們會被質疑他們到底是什麼性別,如果他們對自己的相信不夠確定,他們會被帶入轉化的步驟。他們太年輕根本不知道正在發生的是哪些分歧。這個對性別的再確認過程接下來就會發生了,而且常常是不讓孩子的父母知道到底孩子們發生了什麼事。

篡改

名人明星,政府領袖,教育工作者,商業領袖,醫生們,活動家們都加入了這場篡改孩子身體的運動。這背後就是女神的邪靈在慫恿這樣的集體性的有影響力的瘋狂行為。

女神想要佔有的是整個的世代,整個世代都在開始性別混亂和性別篡改。而這不知不覺中,其實這整個世代都在成為女神現代版的祭司們。不是只有女神一個人在做,男神,眾神們都對毀滅兒童有這特殊的興趣。如果牠們的屠刀不能在他們出生前碰到他們,牠們會現在要殺掉他們。

自己的偶像,自戀。

如果一個異教世界是發明自己的偶像,建造自己的神,以此來創造自己的現實,那麼在這個世界上,一個人可以創造或是再創造他自己的現實。正如眾神的工作,和西方世界異教化的進程,一個女人也可以決定她自己的現實,她實際上是一個男人,或是她是一個動物甚至是別的生物。

但是為了讓一個人自己的現實變成現實,他必須廢除那個真實存在的現實。為了創造一個不存在的現實必須通過毀滅現實來實現。為了重新創造自己,一個人必須廢除他自己真實的存在。自我創造變成了自我毀滅的行為。

創造一個人自己的現實就是製造一個偶像。創造自己就是在把自己造成偶像。在這個轉化的行為裡,一個人必須去雕刻這個偶像,使它吻合自己想要創造的現實。所以變性這件事就是自我毀滅的行為。

女人的毀滅

這場毀滅不是個人性的,它會影響整個社會。女人這個字開始從公式文件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有子宮的人』或是連這樣的代替字眼都沒有了。男人同樣被抹除。姐妹或是弟兄,母親和父親,兒子和女兒,男孩和女孩,女士和先生的字眼也不再有了。

男人的廢除

眾神的任務就是對人類的本性斬草除根,對人類,對男人的廢除,首當其衝。牠們應許一個人可以在他們自己的人生做他們任何相信的事和他們所想要的事。但如果一個人可以為任何目的獻出自己的生命和存在,那意味著一個人的生命沒有任何真實的,有價值的,絕對的或是終極的目的。如果一個人的生命中沒有絕對的或是終極的目的,那麼一個人的生命就沒有終極的意義和價值。那麼結論就是活著沒有意義,把自己糟蹋夠了,一死了之。

因此一個人的生命變成是可遺棄的,男人,女人,人類,每一個生命都變成魔鬼的咒詛。所以說眾神所展示的自由,實際是毀滅,而且牠們所應許的實現和圓滿,最終是對男人和整個人類的廢除和取消。

還有第8課最後一課,我們就結束了。但是我們的學習和實際的改變或許要重新開始了。希望這樣的課程帶出神要的果效。祂斷不將榮耀歸給假神,一切榮耀歸給祂!願我們從頭到腳,從裡到外,榮耀的是真神主耶穌基督!

第七課語音檔案:

第七課Youtube視頻:

聽聞妥拉

https://voyeshua.com/category/%e8%81%bd%e8%81%9e%e5%a6%a5%e6%8b%89/

VOY妥拉之聲的YouTube頻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7dQY9Fvu0bdP4tNB6Ehpmw


喜歡作者

微信支付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