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眾神回歸

【第八課】終局之戰 | 敲響末世警鐘,揭開偶像面具!從約拿單康恩的『眾神回歸』得到的啟示。

眾神回歸了,但眾神也註定在終局之戰中滅亡,但牠們在滅亡之前正在找人陪葬。一個人想要抵擋眾神不可能同時還在服事牠。那些我們服事最多的,最依靠的,最感到歡喜的,最依靠來活命的,那些最能感動我們,吸引我們,鼓動我們,那些給我們最大的快樂的,這些最終都是我們的神。如果在服事其中任何一位眾神,那麼我們就無法抵擋牠們。眾神招致耶和華神對國家的審判,但審判不只是給國家的,也是給人民的,審判是給我們每個人的。在一個國家抵擋真神的戰役中參戰,加入褻瀆神的行列,慶祝神之道的滅亡,使小孩子進入迷惑而改變他們身體的構造,正如主Yeshua所說的『使一個小子跌倒』,使他們在很小的時候就遭到殺害;或是消極的漠視,無視和容忍,使這些事毫無攔阻的被進行,不說任何話阻止,這同樣會在神的審判中有份,會招致神在這些人的個人生命和生活中的審判!!

眾神的復仇

現在我們必須問一個問題:如果眾神因為基督信仰的恢復而被趕逐,牠們難道不會想要回來報仇嗎?牠們復仇的焦點會否是那些把牠們趕出去的?

如果基督信仰的誕生意味著眾神的終結,那麼隨著牠們的回歸,牠們會否要結束牠們的被趕逐?

兩千年的冤仇

因為眾神在基督信仰來到之前相當的復興和活躍,如今牠們正在尋求在基督信仰來到之後的再次闖入。

如果眾神從從西方文明的基督大門中被扔了出去,那麼當牠們重新進入的時候,牠們是否會想要把基督信仰從西方文明中扔出去?

或者說在那個古老比喻中,隨著眾邪靈被從房子裡丟出去,如果牠們想要重新回來佔據房子,就必須把趕逐牠們的從房子裡趕出去,誰把牠們趕出去了?神的靈,聖靈!因此眾邪靈一定要和趕逐牠們的發動戰爭!牠們的對象是誰呢?是神的靈,是神的話語,是神的方式,是神的道,是神的殿,是神的百姓。

進入地下墓穴

眾神曾經從古代世界的文化主流中被趕了出去,牠們如今想要把神和那些跟隨神的人從現代文化的主流中趕出去。眾神在牠們的文化中曾經被趕逐到邊緣和陰影中,如今牠們想要把基督徒們逼迫到邊緣,趕逐到陰影中,把基督徒們趕逐到現代文化的地下墓穴中,關閉到牢籠中。

話語的沉默

眾神曾經被神的話語禁聲,在神的話語中沉默,如今牠們想要使神的話語禁聲,使那些持守神話語的人沉默。牠們竭力想要把神的話語從西方文化中趕出去,就像牠們曾經被趕出去一樣。眾神曾經目睹了律法是如何的禁止了牠們,是如何妨礙了牠們的神廟和膜拜。所以現在牠們要竭力的在西方國家中立法來禁止和妨礙基督信仰的敬拜,教會和事工。

孩子們的眾神

曾經是孩子們最終使眾假神的夢想被摧毀。因為當基督信仰來到羅馬帝國的末期時,孩子們不再被有效的摻雜和植入異教主義,他們被教導新的信仰―基督信仰,從而抵擋對眾神的敬拜儀式。

所以隨著眾神的回歸,牠們想要完成牠們曾經被摧毀的夢想。奪走禱告和聖經只是一個開始,眾神想要做的是控制年輕的一代。牠們會通過媒體,通過電視,通過網路,通過教室。

孩子們不斷地被教導要拒絕基督信仰並藐視聖經中的價值觀。不管是否提到眾神,總之結局就是孩子們已經被摻雜和植入了眾神的方式和異教價值觀,使他們對神的道路和神的方式感到陌生。

與此同時,眾神正在攻擊基督信仰的傳承,包括從父母到孩子,從基督教學校和大學老師對學生的傳承。正如牠們曾經在對年輕人的影響上被切斷,被新一代給丟出去,牠們如今要把年輕一代在基督信仰中被切斷,並使用新一代把基督信仰丟出去,把建造在希伯來式的基督信仰終結。

魔鬼三位一體的戰爭

這是一場戰爭。魔鬼三位一體早就預備好了這場爭戰。巴力是個戰士,摩洛是個兇手,那麼伊斯塔不僅是戰士更是復仇戰爭的執行總裁。作為性,性別混雜和戰爭的女神,牠在這三個領域發起了大量和多樣性的運動,來毀壞基督徒和他們的基督信仰。

在2015年6月,當在歷史上和聖經上對婚姻的定義被擊倒時,很多人會看這件事為一個水印,不僅是在美國歷史上也是在西方文明上。在古老聖經眾有關性,婚姻和性別的標準和價值觀被丟棄,並一夜之間被異教代替。基督徒被告訴一定要去遵守新的道德觀,新的教義和新的行為,去支持牠們,去宣傳牠們,通過社會的力量或是經濟的壓力或是法律的強制。

如果他們拒絕或是發出反對的聲音,他們會得到很嚴重的後果:失去他們的工作,封殺杯葛他們的生意,奪走他們的平台,撤去對他們的投資,逼迫他們,或是其他各種懲罰。

如今在西方有一個新的現象,但這並不意外―在有基督信仰的國家裡,把那些引用聖經話語的基督徒告上法庭。這樣的訴訟大都是和性和性別有關,都和女神興起的工作有關。

她把他切成碎片

這對眾神來說不是件新事。當牠們從西方文明中撤退的時候,牠們已經和新興起來的基督信仰和第一批基督徒發動了戰爭。牠們首先把這些基督徒描述成不一樣的,外部勢力,屬於外國人的,是對社會造成危險並有害的。牠們煽動人們懼怕他們,恨惡他們。牠們煽動那些古代的執法官和暴徒們來和他們發生衝突和爭戰,使他們銷聲匿跡,使他們被關入監獄,把他們在公眾體育運動內殘忍的殺害。

最初和第一代基督徒發動戰爭的眾神之一是維納斯。維納斯就是伊斯塔。在伊斯塔的古老的美索不達米亞的詩篇中這樣寫到,

她把他切成碎片,並無絲毫的尊重。

在古代敵對福音的戰爭中,眾神會使基督徒實際的被切成碎片。

但是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們開始擁抱新的信仰,眾神不能再把基督徒標籤成外部勢力,是異類或是社會的危險。而且當眾神最終被流放的時候,對基督徒的迫害決定性的劃上了句號。

大逼迫:第二集

但這只是個時間問題,當眾神的局面被恢復之前。只要牠們可以鹹魚翻身,牠們還是會不遺餘力的把基督徒逼迫到社會邊緣,邪惡的侵犯和逼迫信徒。牠們會發動社會性的戰爭敵對基督徒,通過社交網站,媒體和網絡,把基督徒塑造成另人討厭和恨惡的形象。不僅如此,正如古代羅馬的第一場大逼迫,口提神的話語被視為褻瀆,會被審判為一個犯罪的行為。在兩千年後的今天,信徒第一次發現他們自己竟然如同或說就是處在一個異教文明中,就像兩千年前主沒有來之前是一樣的,這就是所謂的逼迫。

抵擋寶座上的神

在古代神話中,守園的園丁對伊斯塔進行了性侵犯,伊斯塔忿怒的張開自己的全部身體穿越整個天空如同彩虹一樣,要去搜索園丁的隱藏之處來施行報復。所以這伊斯塔的彩虹也和報復有關。但這次的報復是對著基督徒。在這彩虹的顏色背後積蓄的是她長久以來的忿怒。

同時這也是對耶和華神發動戰爭的記號。女神的本性向來都是把屬於別人的掠奪過來變成自己的擁有,搶奪被人的東西為自己所用。彩虹是屬於耶和華神的,在聖經裡彩虹的意思之一是環繞神寶座的榮耀,彩虹也是神的憐憫。但是變態的女神改變了神的記號,把神的彩虹記號變成褻瀆抵擋神道的記號,它成為了一個發動戰爭的旗幟。所有參與其中並展示伊斯塔彩虹的人們絕不會知道他們所做的,或是他們正在被吸引進入的是一場從古代就開始的抵擋神寶座的戰爭。

在西方正在增加的封鎖自由言論的運動,無論是以政治正確的形式,還是覺醒運動主義,取消文化或是軟集權主義,是否仍和這些假神的奧秘有關?

是否和上古一樣的日子會來到,當拒絕向眾神屈膝的時候,是否會招致極其嚴重的後果?

萬膝要跪拜 | 開門和關門

在那個古老的比喻裡,眾邪靈要重回房子來佔據!

當一個人要進入房子,他必須先得把門打開,這個人會努力推門要打開它。所以當眾神要進入美國的房子,要進入西方文明的房子,牠們的專注點在於『開放和容忍』。當然醉翁之意不在酒,開放和容忍不只是意味著打開們奪得入場權而已,牠們更是要成為一個通道,牠們要使得一個國家和一個文明棄絕長久以來寶貝的價值觀,這個價值觀曾經對他們來說是新鮮的,是外來的。為了這個原因,眾神的入門在60年代被發現是非常劇烈的,當開放和容忍成為神聖的名言。

但是當一個人一旦進門住在房子裡面,他就不想要再開放大門了。如果他的目的是呆在房子裡,那麼他一定會想要把門關上。所以說一旦眾神進入美國並喧賓奪主了,一旦人們開始接受牠們的道路方式和權柄,開放的這個理念將對眾神不利了。

牠們必須要鞏固牠們的力量了。牠們必須要把門關上了。因此在氛圍中有了一個改變。一股寒意正降臨在言論自由中。門開始關上了。任何與眾神建立的新道德相反對的意見將受到懲罰。大眾曾經可以自由的擁抱眾神的新方式,但是如今卻不可以自由的去挑戰牠們了。

大多數的人並不知道這件事為什麼會發生,不明白事情為什麼會這麼極端的改變。但這就是眾神進入的合乎牠們邏輯的結論。

宇宙的巴力

正如同巴力在古代以色列的日子,如今同樣在美國。之前的容忍已經被一種『新的不能容忍的「開明」』而取代。這表現在政治正確,然後是覺醒主義,再就是取消文化。每個詞都會被解讀成是對眾神新批准新承認的觀點的不同意見,然後這些詞都成為禁語,都會受到審判和譴責。

每件事都有可能被解讀成是在向新道德進行挑戰或是沒有相同,都會受到取消。

在古代以色列,巴力會使用君王和王后,比如亞哈王和耶洗別作牠的魔鬼器皿來撲滅不同意見和取消反對。但是現在,除了國家權利之外,還加上了網路來撲滅不同意見和取消反對。隨著越來越多的交流是在網上發生的,巴力和牠的同黨假神會來控制人類的言論,行為和思想,這在以前是絕沒有發生過的。

在耶路撒冷最後的日子裡,耶利米被扔進監獄並不是意外,因為眾神已經掌控了文化,通過國家的領袖們,來鎮壓先知的聲音以及所有的反對。對新興的假神們的容忍現在變成了一個鎮壓的文化,一個取消的文化。

在現代的版本中,矽谷的領袖們更願意來滿足巴力的新領導。那些敢於挑戰新興眾神權柄的人,在矽谷領袖們的手中會被取消。巴力被尊為『地球之主』(Lord of the Earth),高科技巨頭的領袖們被標籤為『宇宙天王(主人)』(Masters of Universe)。在聖經的希伯來文中,Master―主人的意思是巴力。所以這個頭銜可以被呈現為『宇宙的巴力』。

伊斯塔的發洩

但是不只有巴力想要掌權。巴力名字的意思是『主』,摩洛名字的意思是『王』,摩洛想要成立牠自己的王國。牠可以使用墮胎產業和極端主義以及極端的覺醒主義作為牠的工具。

然後就是伊斯塔。當然她也想要來掌控。她對此極其貪戀,即使這意味著將要從其他眾神手中奪走權柄。她從自己父親手中奪走了文明的力量,她試圖從自己姐姐手中奪走對冥界的控制,她也被相信從天神安那裡奪走了伊安娜神廟。

伊斯塔只接受屈服於她的臣民。如果他們拒絕,她會以暴怒回應。因為她是戰爭的女神,她的報復是毀滅性的。

當伊斯塔重回現代世界時,如同其他眾神一樣,她通過了容忍的門。隨著能力日益增加,她開始要掌控。任何拒絕向她致敬的人,任何拒絕進入她對性,婚姻,性別轉化的人,將要忍受她烈怒的發洩。她會重傷他們,把他們描述成仇恨者,激動整個文化都來抵擋他們,並要斷絕他們可以養生的事業,他們的言論和他們的自由。

眾神的極權

現在每個人都要留意從他們口中說出的每一個字,要留意他們在網路上發表的每一個留言,即使是他們自己的想法而非是對別人的意見和評論。如果一個人說的寫的冒犯了眾神的新教義,他們會受到懲罰或是被強迫在公眾面前認罪。這是新的極權主義,誕生於眾神的新權柄。

這種新秩序的烈怒會臨到那些拒絕的人。首先會臨到那些持守神道路的人,基督徒們,那些遵守神話語的人。保守派也會成為目標。原因很簡單:保守派想要持守,但是眾神想要的是顛覆。

即使是認為自己沒有那麼極端的自由派現在也發現,他們自己被更極端的特務們圍攻。自由派教授們如今發現被他們自己的學生們攻擊,因為教授們維護言論自由,教授們正面臨失業的危險。老派女權主義者現在因為堅持女性的存在,反對廢除她們的運動而受到猛烈抨擊。

但是他們都被眾神利用了。如今的計劃已經移動到了下一個階段,他們過時了,他們如同一次性用品被眾神如同垃圾一樣處理。眾神的革命最終就是吞吃自己的孩子,用完了會吃掉。

萬膝要跪拜

即使穿起現代的新衣服,但這些現象還是老舊巴力的把戲。當牠掌控以色列的時候,萬膝都要向牠跪拜。那些拒絕下跪的人有生命危險。同樣在巴比倫也是如此,猶大人先知但以理被命令向金色的偶像下跪。如果他們拒絕,他們會被處死。在羅馬,基督徒會被強迫敬拜羅馬的眾神。拒絕的人同樣面臨被下監獄或是被處決。

在每個案件裡,這些逼迫都和眾神和向牠們下跪有關。這永遠都是牠們的本性,牠們希望每個膝蓋都在牠們面前跪下來。這背後就是新的集權主義。在牠們新建立的權柄中,眾神驅動政府和企業組織強迫他們的員工參加他們的管束洗腦會議,從而進入他們的覺醒主義和新道德規范,學生因為確認男性和女性的存在而被學校和大學開除,迫使父母不得不帶孩子轉學,那些拒絕冒犯自己信仰的店主吃上了官司,眾神迫使人向彩虹標記致敬。

很多人對超越文化的轉化感到困惑,但是這些現象仍是很老套的。眾神仍在做他們在上古時候所做過的事。他們不會休息直到萬膝都要在牠們面前跪拜,萬口都要承認牠們是新興的無可爭議的主。

統治權

那些把自己的核心身份定位在自由和反對極權統治的國家,如今第一個自由的身份被丟棄了,同時自由的采取了後者:成為極權統治的國家。離開了神,他們發現自己被強迫的跪在新主人的腳前。

這些奧秘何時結束?又引向何方?答案就在這裡,在起初,在那些峽谷中,在那些樹林中,在牠們的神廟中,在那些丘壇中。答案在祭壇上。

眾神的祭壇

對眾神的崇拜和祭壇有關。牠們的祭壇和血有關,甚至是孩子的血。這就是跟隨牠們的代價。這就是諸邪靈所要的。

並不意外,和眾神越親密的連合就會越多的進入自我毀滅的行為。巴力的眾祭司抽打割傷自己。伊斯塔的祭司們在女神的遊行大街上噴灑自己的血。摩洛的敬拜者把他們自己的血脈―孩子獻上當成他們自己的血獻給摩洛。眾神毀滅屬於與牠們的一切。眾神使屬於牠們的敬拜者毀滅他們自己並慶祝他們自己的毀滅。

毀滅的關鍵

牠們如何可以這樣做?牠們是如何使得牠們的跟隨者毀滅牠們自己的?牠們奪走了他們活著的目的和意義。當生命沒有了意義,沒有了目的,沒有了絕對唯一的價值,那麼生命將向著死亡和毀滅前前進。

孩子的生命成為一次性可遺棄的生命和犧牲品。如果眾神可以奪走性的目的,牠可以重新從任何一個方向創造新的目的,這樣一來就可以停止生命的創造,牠們成功的用死亡代替了生命。如果眾神可以從男人中奪走了男人特質,從女人中奪走了女人特質,這將帶來毀滅,家庭,社會和生活的分崩離析。如果牠們可以從婚姻中奪走目的,那麼婚姻同樣可以分崩離析。當目的性被奪走,毀滅會跟著出現。

這些眾神在古代的以色列就是如此行。牠們把一個屬神的國家從神那裡奪走,牠們把以色列被創造的目的奪走,眾神奪走了這個國家存在的意義,然後這個國家將不再存在。

充滿祭壇

所以當眾神重回現代世界,牠們仍然是同一個手法。性再次被從婚姻中奪走,男人特質從男人中被消除,女人特質從女人中被消除,婚姻狀態被從婚姻中被消除,人性從人類中被消除,生命的意義從生命中被消除。這所有事情都是它們的存在目的和意義被奪走了,那麼毀滅就隨之而來。毀滅使眾神的祭壇被充滿。

生命的意義只能從生命的造物主耶和華神那裡被找到。所以說離開了神,就是與一個人活著的目的和理由以及存在分離。因此眾神的回歸將牠們的焦點放在將所有的一切從神那裡分割出去,從他們每一個存在的目的分離。

審判的時刻

當以色列的毀滅之日臨近的時候,眾神的陰影也越發的濃厚。這就是當先知耶利米站在低谷之上俯視以色列為巴力和摩洛建造獻孩童祭的祭壇時所發的預言。耶利米將瓦器摔碎在地上,同時宣告了神毀滅這個國家的審判。

這也是當神將先知以西結在異象中帶到聖殿的外院,看見以色列的婦女在伊斯塔靈的操縱下,為搭摩斯哭泣。然後神讓以西結看見在至聖所,以色列的長老在面向東方拜日頭,然後他聽見了神的命令,審判即將開始。

一個國家的審判是因為眾神,一個國家的滅亡來自巴比倫和美索不達米亞,女神的出生地和牠的同黨眾神。那些對以色列執行毀滅的是巴比倫和美索不達米亞眾神的敬拜者和僕人。

這些都開始於搭摩斯月,一個奉獻給女神和她情人的月份,一個開始夏季慶典的月份,一個『六月遊行』的月份。但巴比倫大軍攻破耶路撒冷城墻的時候,是在搭摩斯月第9日,這座城的保護藩籬被奪走。那麼隨之而來的毀滅只是時間的問題。搭摩斯月9日成為一個國家性記念,充滿悲傷和哀哭。

幾個世紀後,耶路撒冷的城墻再次面臨被攻破,這次是另外一隻異教軍隊,羅馬。審判同樣發生在同一個月搭摩斯月。羅馬軍攻破耶路撒冷城,是在這個月的17日,再一次成為國家性的紀念,充滿悲傷和哀哭。

在這些案例中,毀滅都發生在同一個月,這個月的神和伊斯塔有關。一個國家從搭模斯開始的審判很重要,因為搭模斯是這個國家背道和審判的月份,從金牛犢開始。

所以審判在眾神的日子來到。很吻合,當一個國家轉向眾神的結局就是有關眾神帶來的滅亡。

審判的警告

那麼美國呢?眾神給以色列帶來了審判和毀滅。那麼是否美國也同樣面臨審判的毀滅的危險?兩個國家都曾經在起初是跟隨神獻給神的,但兩個國家都又離棄了神,兩個國家都跟隨了巴力,摩洛和女神。

但是美國更甚。美國成為世界中歸向眾神的主要器皿。美國成為世界中對物質主義,膜拜豐盛,金錢,性敗壞,色情,墮胎,同性戀,跨性別以及性別轉換的主要支持者。

美國單槍匹馬的復活了女神在夏天夏至的慶典和遊行,如今覆蓋了全世界。

美國使彩虹的標記成為神聖的得勝的標記,不只在美國本土更是在全世界。美國把神在審判之後賜下的憐憫標記變成抵擋神之道的標記,為自己招致沒有憐憫的審判。

所以美國也選擇了在女神和她情人的月份毀壞了神之道。這是眾神的月份和審判的月份。因此在搭摩斯月9日的時候,聖經婚姻的保護藩籬被毀壞就不意外了,正是在這一天,以色列的保護藩籬被毀壞,打開了國家審判的大門。

先知們警告過以色列,背棄神跟隨別神會帶來毀滅。美國如今正在背棄神,正在跟隨別神,那麼這將把美國帶向何方?毫無疑問,最終,走向的是滅亡。

但是審判不只是給國家的,也是給人民的,審判是給我們每個人的。在一個國家抵擋神的戰役中參戰,加入褻瀆神的行列,慶祝神之道的滅亡,使小孩子進入迷惑而改變他們身體的構造,正如主Yeshua所說的『使一個小子跌倒』,使他們在很小的時候就遭到殺害,或是消極的漠視,無視和容忍,使這些事毫無攔阻的被進行,不說任何話阻止,這同樣會在神的審判中有份,會招致神在這些人的個人生命和生活中的審判!!

那我們要怎麼做?對眾神和審判是否有答案?是否還有希望?

因此我們必須要繼續,要把所有的事情帶入他們的結局。我們必須再跨出一步超越眾神,來到另一個!

還有一位神

那麼眾神的回歸到底告訴我們什麼?

這告訴我們,還有更多的人為的事件,還有更多的歷史,和我們自己生命中的事,遠遠超過我們的想像。在這些自然領域後面存在著非自然的領域。這遠遠不是自然界可以定義的好或壞。我們絕不知道這些另外的領域是如何的影響著我們的世界和我們的生命。但同時這卻很強烈的表明了一件事就是,這些事變得不再合情理以至於你無法再忽視。

納粹德國就是其中的例子之一。任何人想要解釋極端的納粹而試圖越過它絕不是普通自然界的事,都會註定失敗。它絕不是自然界會發生的事情,它超乎自然的領域。然而現在美國和西方文明發生的事也絕不是自然界會有的事,它超乎了自然的領域。

最危險的事

這些奧秘還告訴我們,在房子裡的諸邪靈對於一個認識神的國家和文明背棄了神,特別是背棄了福音,那將是一件最危險的事。

在那些奇怪的,佔有美國文化和西方文明,並讓人擔憂的改變背後就是這件事。這些事表現在非理性意識形態的興起;對生理事實的廢除;對現實的否定;準宗教世俗運動的出現;婚姻,家庭和性別的惡化和變質;對孩子們的轉化;對男人和女人的廢除;對大量無辜者的謀殺;正如我們已經知道的社會的崩潰和分裂;新興的新的微妙的集權主義;以及對這些事產生質疑的靜音。

抵擋眾神

有關房子的比喻中已經預言末後的狀態更加糟糕。如今我們正處在這個『末後狀態』。黑暗會越來越黑,眾神的最惡毒的一面我們還有待發現。那麼我們該如何抵擋房子裡的黑暗?我們該如何抵制牠的恐嚇?拒絕牠的誘惑?反抗牠的勢力?一個人該如何抵擋眾神?

一個人想要抵擋眾神不可能同時還在服事牠。我們一定要記得,那些我們服事最多的,最依靠的,最感到歡喜的,最依靠來活命的,那些最能感動我們,吸引我們,鼓動我們,那些給我們最大的快樂的,這些最終都是我們的神。如果在服事其中任何一位眾神,那麼我們就無法抵擋牠們。

我們必須否認任何一位或否認所有在我們生命中掌控的眾神。我們一定不能成為牠們的房子。我們決不能參與牠們的道路和模式,物品,我們絕不能和牠們的邪靈有任何的交通,不要給牠們進門留任何開口,對牠們的命令絕不要留意聽從。

如果一個世代都被眾神統治著,我們的文化被邪靈操控著,如果這些領域的領袖都被牠們所引導,大眾被牠們所驅動,那麼一個人該如何站立?他依靠何種力量?只有一種力量足夠強大可以抵擋牠們,只有一位,只有一種解毒劑。

Elohim的奧秘

對眾神的唯一答案就是耶和華神。眾神的能力只能被耶和華神的能力勝過。在希伯來聖經裡神的希伯來文之一是Elohim。這個字是複數,揭示了真神是超越的是無限的。但是這個字也可翻譯成神god,在其他上下文裡翻譯成複數的神the gods。這個奇妙的字蘊含著豐富的真理。最終,不是來到獨一的神Elohim,就是眾神的elohim。

我們每個人被造都帶著一個空位,只有被神的同在充滿。我們的心擁有一個神造成的真空。我們不是被神的Elohim充滿,就是被中眾神的elohim充滿。眾神的elohim有很多的形式和外表。比如金錢的elohim,成功的elohim,愉悅的elohim,接納的elohim,自我迷戀的elohim,上癮的elohim,還有很多其他。最終眾神的elohim 是取代沒有真神的Elohim。

我們每個人被造都是要來尋求並找到真神。如果我們不能發現真神Elohim,我們就會終結在敬拜和服事眾神的elohim。異教世界充滿了牠們的空虛,黑暗,不安,沒有和平,沒有目標和希望。

眾神之中沒有一個

對眾神的答案甚至是更加具體的。當異教世界被從眾神的捆綁中得自由,是通過一個具體的名字,Yeshua!這名站立在眾神中,祂希伯來文的意思是耶和華就是拯救。對與異教世界這意味著這裡有一位神,只有一位神可以真實的帶來自由和救贖。

Yeshua!在眾神的各個方面來說都是獨一無二的。祂並不存在於任何一個神秘的夢幻世界或是想像,而是祂存在於一個真實的時間和真實的空間。祂走在歷史上一個真實的領域。祂並不行走於地下神秘的冥界,也不是在希臘神話中的純淨樂土上,或是在北歐神話中的瓦爾哈拉,而是真實行走在第一世紀塵土飛揚的猶大山區。

有關祂的死而復活的福音並不是依靠神秘的生死輪回的顯現,而是被歷史上那些被親眼見證過的人所記錄,他們在見證之前並不知道會發生也知道什麼時候會發生。但是他們生活在那個年代,見證了這一切之後,被完全的翻轉。

在摩西的讚歌中,摩西說,眾神之中有誰像祢?在眾神之中絕沒有一個像Yeshua,拿撒勒人耶穌!在眾神之中沒有一個帶著的信息是如此的義,是一種極端的愛。這種愛絕不會在眾神之中出現,牠們也絕不會告訴牠們的崇拜者去愛他們的仇敵,去饒恕逼迫他們的人。

在眾神之中沒有一個被稱為是罪人的朋友,沒有一個是那麼有愛會去碰觸那些被遺棄的,被拒絕的,破碎的和失喪的。在眾神之中絕沒有一個說『我就是道路真理和生命』,沒有一個說『凡是勞苦擔重擔的可以到我這裡來,我給你平安。』在眾神之中絕沒有一個不僅是提說極端的愛,而且從降生到死去都是愛的寫照。

另一個祭壇

哪裡有眾神,那裡就有祭壇。眾神勒索獻祭,甚至是敬拜者要獻上他們的孩子。Yeshua一有一個祭壇。但是沒有一個眾神的祭壇像祂的祭壇。沒有一個眾神做了祂做的事。祂沒有索求要給祂獻祭,祂自己把自己的生命獻上如同獻祭。祂不是奪走生命,祂是給出了生命,以至於這個生命可以被獻上賜給世人,使所有的人都可以領受。

在第一個逾越節,如經上所記,埃及的眾神被審判,神的子民從轄制中得自由。所以絕不是巧合,主耶穌在逾越節犧牲。因為正是憑藉這個能力,眾神的營壘被打破。所以在眾神軛下的奴隸從捆綁中得自由。

祂與眾神截然相反。祂是眾神的解毒劑。祂有一種能力可以趕逐諸邪靈,使被鬼附的得自由。並不是巧合,正是耶穌把異教世界中的眾神趕逐出去,使整個被鬼附的帝國和文明從牠們的統治中釋放。

眾神的解毒劑

一個事實揭示了一個重要的真理:主Yeshua 在現代的世界中,正如同祂出現在古時、祂是唯一的眾神解毒劑,祂是唯一的答案。無論是在古代還是在現代,只有祂有能力去打破鎖鏈,拆毀牠們的營壘,破除牠們的魔法和咒語,使被擄的得釋放。

無限的答案

因為黑暗的存在只能依存光明的缺席。所以眾神的能力從過去和現在都依靠神的缺席。因此異教世界就是允許眾神的統治來存活。為了延續統治,眾神必須分離國家,文化和文明,包括個人。如果一個人離開了真神,就會臣服於眾神,臣服於黑暗的勢力。

但是Yeshua的能力卻剛好相反。祂的能力是結束分離,挪走與神分離的任何事,從罪開始,因為眾人都犯了罪。只是一個罪就可以足夠製造出和無限好的神無限的分離,一個無限的分離需要一個無限的答案去架橋把隔閡填上。

只有在十字架上的犧牲可以彌補這樣的隔閡,可以結束這樣的分離,可以帶來和好和救贖。通過拿撒勒人耶穌的犧牲,罪得到赦免,可以終結每一個和神的分離,通過祂從死裡的復活,破碎得到了重圓,咒詛得到了破除,永恆的生命賜給了每一個接受的人。

Gehenna地獄和天國

那些跟隨眾神的以色列世代在審判中滅亡,他們在欣嫩子谷燒死他們的兒女。在希伯來文裡,欣嫩子谷被稱為Gei Hinnom,這名字演變成為Gehenna,它是地獄的另一個名字。眾神將以色列人引到了這裡,引到了地獄。牠們將死亡和毀滅傾倒下來,牠們是地獄的邪靈。

然而另一位神卻將天國和永恆的生命傾倒下來。拯救的信息就是Yeshua,因為祂的拯救,從黑暗中,從所有的罪,從所有的審判,從所有的地獄得自由,並得到生命,永遠的天國。這是一種力量,破除過去,結束舊的生命,開始新的生命,從神重生,從天國重生。

真神!如何接受真神!

沒有一個生命是離神太遠,是祂的憐憫無法夠到的。沒有一個人犯的罪太大了,是神偉大的饒恕不能勝過的。沒有捆綁,沒有上癮,沒有鎖鏈是太厲害了以至於祂的能力無法打破,沒有一個人的過去是太骯髒的,太充滿罪過和羞恥,是祂的能力無法救贖的;沒有一個黑暗是太黑了,是祂更深的愛勝不過的。

祂是光!趕逐所有的黑暗!希望勝過所有的絕望,恩典洗淨所有的罪孽,過犯和羞辱。神的道路打通每一堵墻壁和每一個攔阻,是一切不可能的皆有可能。祂的雙臂仍是張開的,祂的愛仍在呼喊。一個人必須說:是的我接受,來接受主。

如何做?很單純就是打開你的心你的生命來愛主。給祂你所有的罪和重擔,把祂接入到你的生命中。讓祂的同在進入你的心,讓祂的光進入你的黑暗,讓祂的饒恕,祂的潔淨,祂的話語,祂的平安,祂的靈進入到你生命中的每一個領域。

離開所有的黑暗,所有的罪,所有的偶像,所有的假神,把你的信心放在Yeshua裡,放在你的主,你的救主裡面,開始跟隨祂,像祂的門徒一樣在餘生的所有日子跟隨祂。

再也沒有如此單純,就是使主,使這位你生命中唯一的真的主,進入你的生活。祂才是你生命中唯一的真神上帝。

勝過世界

唯一的出路就是依靠神的能力,只有依靠祂的能力,一個人才能抵擋眾神。只有依靠祂的愛才能勝過所有的仇恨。只有依靠祂的恩典才能勝過所有的罪。只有依靠祂的手可以斷開捆綁的鎖鏈。只有依靠祂的光可以勝過世代的黑暗。

無論黑暗有多深,無論邪惡多麼佔據優勢,神的光仍然亮到不減低絲毫的光芒。因為這位真神比眾神都大!因為耶和華神的能力勝過眾神的能力。在祂聖靈中的能力勝過世代的諸邪靈。

所以在眾假神的日子裡,一個人絕不可以向任何偶像,向任何黑暗,或是任何邪惡屈膝。在黑暗的日子,光必須沒有任何的動搖和減弱,反而必須是更叫閃亮。如果黑暗仍然更加黑暗,那麼就讓我們的光從未有過的光芒四射,刺透黑暗吧!那些絕不放棄的將在最後勝過!

眾神的終結

眾神回歸了。牠們降臨在了這個現代世界的寶座上。牠們索取萬膝在牠們面前跪拜。但是牠們的王國是盜版,牠們的權柄是非法,牠們的日子被數算了。

牠們的王國將要結束。那些為光站立的人,那些依靠光活出他們生命的人,那些相信的人,那些盼望的人,那些等候光的人,神的榮耀和真光會為這些人來到!在真光中他們會興起發光。神國會為這些人降臨,那裡不再有黑暗,不再有眼淚,不再有傷悲,不再有死亡。

眾神已經回歸,但是牠們的日子來到終點。邪惡要為良善讓路,謊言要為真理閃開,黑暗要為黎明的破曉遁逃。而那些黑夜的幻覺,黑夜的噩夢將在白晝的來到中褪去,眾神將消失在主回歸的光明中,只有祂是光,只有祂是神。

後續

這本書的截稿在2022年6月24日,正是羅訴韋德案被翻案的日子。美國在1970年墮胎開始合法,從紐約開始。耶利米曾經發出警告,流小孩子的血會帶來審判,根據耶利米的預言審判會以瘟疫的形式。

當紐約合法了墮胎,50年後的2020年,這是墮胎進入美國的禧年,正如古時一樣,瘟疫以Covid19的名字和方式臨到了美國。美國在這50年中奪走了生命,在禧年,生命要在美國被奪走。

然而還有另一個年份和另一個奧秘。1970年後墮胎推向了高潮來到了1973年,最高法院把墮胎合法指定成這個國家的一條法律。這意味著從1973年開始了另一個50年的禧年。

從1973年1月22日到2023年1月23是一個50年的禧年。

在Johanthan Cahn的The Habinger 2,他寫了有關第50年的美國墮胎。

禧年是上一個禧年以來所做事情的逆轉。

所以在2022年的禧年翻轉了1973年發生的事。最高法院推翻了羅訴韋德案,推翻了墮胎合法。

最顯著的復興標記就是回轉,回轉意味著打碎和移走那些國家裡的尊榮假神的祭壇,尤其是巴力和摩洛。

這本書完成的日子正是50年後最高法院逆轉墮胎案的日子。這本書揭發了眾神和牠們在我們這個時代的工作。

這是一個剛強壯膽的時刻,這是一個勇敢的時刻,這是一個讓所有的恐懼和擔憂離開,站穩立場,抵擋黑暗,為光站立的時刻!

黑暗終將結束,但是真光卻是永恆的。正如經上所記,你們要靠著主,倚賴祂的大能大力,作剛強的人。因為在你裡面的比在世界上的更大。(完)

VOY的後記:有關這本書的啟示分享在8節課中結束了,但我們進入神的更深之處,被祂全然分別為聖的旅程才剛剛開始。魔鬼沒有多少時候了,所以牠們會更加憤恨的復仇,但是聖徒們一定要記得的,主Yeshua祂勝了再勝!除了主以外,絕不下拜!絕不妥協,絕不摻雜,絕不隨波逐流。拒絕作一個在世俗中滅亡的世俗基督徒,立志作一名永活在天國的真以色列民。主認得誰是屬於祂的人。

第八課的語音檔案:

第八課YouTube視頻

聽聞妥拉

https://voyeshua.com/category/%e8%81%bd%e8%81%9e%e5%a6%a5%e6%8b%89/

VOY妥拉之聲的YouTube頻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7dQY9Fvu0bdP4tNB6Ehpmw


喜歡作者

微信支付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